花牛苹果的另一种吃法,来自果农的美味做法,只有农村人懂的

花牛苹果
2020年7月27日 0 Comments

晚上又开始下雨了,淅淅沥沥的,夏天的晚上居然有点凉了,得披上一件外套才感觉刚刚好。
是的,我是说“又”下雨了。
今年雨水太多,那怕是我们往年干旱的西北。
米子早上去花牛苹果果园捡了零落的花牛苹果,晚上在柴火灶头煮了小半锅,甜甜的,很好吃。
现在舌尖舔舔嘴唇周边都是香甜的味道。
回忆起小时候,家里人也是舍不得扔掉快要熟的苹果,捡回来和玉米棒子,洋芋一锅煮。
刚出锅烫手的食物香气特别清新,就像雨后的山村的空气。
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每种食都能吃出不一样的香味。
这是下雨天特有的美食记忆了。

然而,在甘肃天水最令人难忘的夏季解暑美食莫过于浆水酸菜了。
有的叫酸菜也有的叫浆水。
农村人一做一大缸,其中菜叫酸菜,汁水叫浆水。
常见的有苦苣的,包菜的,芹菜的,个人感觉以苦苣的最好。

天水酸菜
天水酸菜

在城里搬砖的发小狗蛋,常常说劳累一天后,最想念的就是美美的吃一顿浆水饭了。
不如自己做吧,想吃就吃。我说。
苦苣属于春夏之季的野菜,更多地方也没有。
就做包菜的吧。
做法:
1、洗净切丝。
2、烧一锅水将包菜过水,烧煮几分钟。
3、捞起包菜丝放入备好的缸中,将锅中剩余水倒掉不用。
4、重新烧一锅水,一边准备些上次剩余的浆水和面粉活成糊状,水开倒入锅中即可。
5、将这一锅清清淡淡的面糊倒入缸中。
6、自然发酵3~4天美味既成。
其中用上次剩余的浆水是关键,引用了微生物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。